《风筝》:有信仰的人,是否注定痛苦一生?

电视 采集侠 浏览

小编:严格来说,《风筝》已经不仅仅是一部谍战剧,更象是一部以人物为中心,以两段时期的谍战为纲目,展开的一个时

严格来说,《风筝》已经不仅仅是一部谍战剧,更象是一部以人物为中心,以两段时期的谍战为纲目,展开的一个时代的缩影,其中还隐含着关于信仰以及坚持信仰的人,到底要怎样过好一生的哲学命题。所以《风筝》是一部足以震撼人心的好剧,它不同于那些只着眼于皮相,纠葛于情感的剧集,它的好是来自对历史的深入体认,对人性,特别是在大时代环境下,一次体面的歌颂,对信仰一词,真正的解读!

在这个时代谈信仰,其实已经显得有点不合时宜,大家都在追名逐利的同时享受着更加便利,却又浑浑噩噩的人生。并且,在这个水波不平的时代,信仰以及坚定信仰,显然不是一件关乎生死的大事,更多时候,只会变成宣之于口的叫嚣,或者说标榜。但《风筝》不是,无论是在山城军统、中统和我党三方围攻的解放前,还是49年之后,双方身份互换后的反特剧情,郑耀先从未大谈过信仰如何如何,他只是尽量扮演好自己不同的角色,甚至是通过大量对自身身份的怀疑、纠结与痛苦,来让人明白,有信仰是幸福的,但是坚持信仰的过程,大多数时候,其实是痛苦的!

《风筝》:有信仰的人,是否注定痛苦一生?

《风筝》开篇,就是郑耀先拷打、威逼地下党员曾墨怡的场景,但是立刻画风一转,刚刚还色厉内荏的军统老六,摇身一变成了地下党员风筝,还说出了那句“送你上路的是自己人”的经典对白。多重身份的转换,迅速让整个剧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。假如说这还只是惯常谍战剧的套路,那么在郑耀先与陆汉卿接头时那段关于自身认知的对话,就显得更加关键了。因为工作关系,不可避免的要面对很多同志的牺牲,一面提心吊胆于身份败露,另一方面还要提防不知情的同志对自己的暗杀。行走在剃刀边缘的特工身份,假如不是依靠信仰的支撑,真的很难继续下去。

而这一切的煎熬,在49年之后,依然持续着。化名周志乾的郑耀先,虽然已经夹起尾巴做人了,但是仍然逃不脱与中统、军统和我情报工作人员的漩涡,与徐百川的当面对质,与韩冰的几番明争暗斗,以及终于坦承自己身份,却仍旧无法公之于众的悲哀。一个人的一生,始终背负着无法公开的身份存活着,这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气!

《风筝》:有信仰的人,是否注定痛苦一生?

从类型而言,《风筝》不仅仅是一部谍战剧,当然,它具有全部谍战剧该有的跌宕起伏、风云突变以及血雨腥风的特质。但是它又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思辨气质,特别是以郑耀先这个角色扩散开的一系列人物的人性情怀。这是《风筝》有别于其他谍战剧最大的不同。

当然,在类型基础中深挖剧情的张力,把观众熟悉的套路做出意料之外的翻转。比如周志乾和林桃隐藏身份的部分,除了《潜伏》之外,在很多同类剧中都有体现,但是双重间谍的身份,以及林桃最终为郑耀先毁容而死的这段,却是惊心动魄,叫人唏嘘不已。看似不近人情,但是剧情的突转直下,突出的还是人性的光芒,始终为人物服务,让人物在剧情中活灵活现,让观众感受到人物的痛苦和纠结,正是《风筝》最吸引人的部分,也是它超出一般谍战剧太多的地方。

《风筝》:有信仰的人,是否注定痛苦一生?

此外,以49年解放为界限,国共双方攻守异势,但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格局始终不变,郑耀先双重无间的身份始终没变,即便是已经向组织坦承身份,也始终无法获得公开明确的认可。这条悬念始终揪着观众的心思在走,中共情报员与中统、军统等几大势力互相渗透,包袱不断,悬念到最后才完全被揭开,不断刷新观众对谍战剧的最新认知。目前播出近尾声视收视率齐破1,可谓是18年开年最受瞩目的一部谍战大戏!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bzbuluo.cn/p/20180111/911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